热点新闻: 雅高接连出手争夺高端酒店 嘉里在香港开了首间城市度 万枫酒店抢滩 刚接手万达商业酒店的富力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行业动态

嘉里在香港开了首间城市度假酒店

  香格里拉集团旗下的嘉里酒店落成于维多利亚港湾的红磡,坐拥维多利亚港完整香港海岸线的开阔景观, 并能远眺鲤鱼门海峡延伸以外的公海, 是观赏香港的一个难得角度。大堂铺就了华丽的大理石和精心策划的艺术收藏品,然而酒店真正的城市度假体验并非来自这些。
 
  香港是一个并不缺少绿色植被和水景环抱的城市,建筑师和室内设计师Andre Fu通过通透与开放的设计理念让人们唤起香港的这些(经常被遗忘的)自然属性。
 
  8米高弧线设计的酒店大堂落地窗。
 
  走进酒店大堂,城市景观并没有被“关”在门外,一个带有弧线的8米高的玻璃窗,将大堂景观延伸到80米外的海滨,还有一个宽阔而修剪整齐的花园。酒店的客房面积超过50平方米,60%的房间都可以看到维多利亚海湾的全景景观;5间酒店都提供户外露台的就餐体验;无边泳池和跑步训练体验的嘉里运动中心完全是一个户外运动俱乐部。
 
  不同于一般城市酒店会再造一个庇护城市的引人注目的空间环境,Andre Fu将这个城市最闲适的一面——自然光线和城市植被景观引入酒店。
 
  50多平米的豪华海景房
 
  全球最早的城市度假酒店概念,源起于Ian Schrager创立于迈阿密海滩的Delano hotel酒店。之后,一系列海港城市以“天时地利”打出城市度假概念,一方面提供商场般的高效服务,另一方面包容从融合菜风格的美食到露台泳池,从与运动精酿酒吧到社交空间的全方位体验。人们习惯了用“城市绿洲”、“都市逃逸地”这样的靓词来形容这些酒店。
 
  大堂茶座下午茶
 
  上世纪90年代,美国加州大学教授Robert Levine和研究员走遍31个国家,用邮局职员的反应、各大银行时钟的偏差以及行人的步速衡量“城市节奏”。彼时,全球城市节奏,香港排名第十。2006年,英国文化协会委托了著名心理学教授Richard Wiseman又做了类似调查,发现各城市平均走路快了10%。
 
  现在,人们不在办公室,却依然能保持联系和紧密的工作效率。我们的生活碎片化了,工作和娱乐的界线崩溃了,香港人24/7的快节奏工作生活方式愈发需要即时调节。上午,商旅人士还在酒店宴会厅开会,下午,他们就有了难能的半天空暇给自己,可以去探索这个城市。前一分钟,上班白领还在和客户吃饭喝茶,下一分钟,他们就可以躲进酒店的水疗中心给自己一个“迷你假期”。
 
  无边泳池
 
  据工作人员介绍,刚开业便达到了70%的入住率,其中不乏香港当地居民。在透亮宽敞的大堂茶座享用当地特色下午茶美食,户外天台上观赏维港风光,全天24小时开放的健身房中挥洒汗水,或是酒吧Red Suger内品酒小憩,都是打发周末时光的好去处。也许是被酒店设施吸引,居民纷纷来此寻找更多的生活空间。对于香港人来说,城市度假也许自此会成为新的消费风潮。
 
  香港是传统意义上的金融贸易中心,也是西方旅行者游览亚洲的窗口驿站。据世界旅游组织预测,2020年之前,往来亚太的商旅者数量将年均增长5.1%;2020年至2030年间,则会以年均3.7%的速率增长,这两个数字均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嘉里酒店除了为社区居民生活带去改变之外,也为旅客提供了了解香港人生活百态的窗口。客房内准备好的《香港湾区指南》指引着住客循红磡湾海岸线漫游,重寻这个城市的历史及饮食文化。走出酒店,几分钟便可来到居民区。平民化的吃住用品将红磡、黄埔、土瓜湾社区与快节奏的港岛区分开来,哪怕是电动扶梯也慢了许多。在这里,看不到西营盘倾斜空荡的街道,很少碰到中环写字楼里西装革履的投行人,也没有深水埗的老旧感。眼前,是一家家小而精的餐馆,鳞次栉比的生活用品店和牵着柴犬散步的一家老小。如果想寻找美食,这里再合适不过。时新汉堡、红磡鸡蛋仔、点点心、翠华、千味烧等著名老店遍布在社区每个角落,各国美食和新餐厅也层出不穷。
上一篇:万枫酒店抢滩
下一篇:雅高接连出手争夺高端酒店市场

回到顶部
Copyright ©2015 苏州人家大酒店- All rights reserved.